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这家瑞士公司的水泥和混凝土可帮助建筑商变得更环保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4-02-11 21:24:21

  k8凯发在肯尼亚,建筑工人用3D打印水泥建设一个住宅小区。豪瑞称,使用3D打印混凝土的建筑使用50%的材料,便能够达到相同的建筑强度。 图片由豪瑞提供

  这场在和平和文明的气氛中进行的抗议,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有瑞士特色的抗议活动。9月,在风景如画的卢塞恩市举办的一场古典音乐会上,两名气候活动家将自己粘在了舞台上。乐队的表演被迫中止,令观众大为不满。

  经过短暂的谈判之后,乐队指挥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宣布了谈判结果:所有观众将听两位年轻的抗议者陈述他们的主张,然后音乐会继续进行。抗议者的要求既不是停止石油开采,也不是让所有人停止坐飞机或开车,更不是要求任由地球被毁灭的老一辈领导者们下台。相反,他们的主张截然不同。他们要求瑞士到2030年翻新所有住宅,使房子冬暖夏凉,同时又能减少能源消耗。

  发生在卢塞恩市的这段传奇故事,在四分钟后结束。但自2022年以来,“翻新瑞士”(Renovate Switzerland)运动已经组织了数十次类似的抗议活动,有些抗议活动更激进,例如抗议者用类似的做法将自己粘在路面上堵住日内瓦湖大桥,或者抗议者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中央缓慢行进阻碍交通等。这些抗议活动的共同点是,都紧急呼吁减少产生高二氧化碳排放的“建筑环境”。

  他们的要求有一定的道理。当人们都在关注汽车、卡车和飞机的时候,事实证明房屋建筑才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源,该行业的排放量占比高达惊人的39%。其中,水泥在建筑、桥梁和人行道上无处不在,仅水泥生产就产生了约四分之一的排放。这是因为,水泥生产离不开化学过程和大量热量,通常主要消耗的都是化石燃料。

  归根结底,呼吁更绿色的建筑环境,实际上是呼吁水泥和混凝土变得更环保,降低生产过程的能源密集强度,并且适用于节能建筑。积极采用更多环保型水泥,能够创造更多建筑岗位,降低居民的能源支出,让几乎每一个国家和机构更接近于实现零排放目标。

  在卢塞恩市东北几英里的地方,一家欧洲的《财富》世界500强公司正在为之而努力。位于瑞士楚格的豪瑞(Holcim)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水泥公司,年产能高达2.6亿公吨。数十年来,豪瑞一直是一家全球巨头,它在上一个财年的营收超过300亿美元。这意味着它应该为水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历史碳足迹负责。但豪瑞正在努力参与解决环境问题,研发低排放水泥和混凝土,同时设计用于建设能源中性建筑的材料。

  如果豪瑞的生态策略成功,它将维持业内主导地位,同时让它成为欧洲和全球其他公司学习的榜样。过去十年,豪瑞取得了显著进展。问题是,它进步的速度是否足以保护地球,并驱除它以往释放出来的“恶魔”。

  10年前,豪瑞瑞士子公司的董事克莱门斯·沃根鲍尔收到了苏黎世建筑公司埃伯哈特(Eberhardt)的要求,他从那时候才开始考虑低碳水泥。豪瑞能否帮助埃伯哈特处理建筑和拆除垃圾,甚至将其回收再利用,制成新水泥和混凝土?这个问题既简单又棘手。

  沃根鲍尔很熟悉处理建筑和拆除垃圾的工作;事实上,他在豪瑞内部就以“废弃物专家”而著称。但垃圾再利用是一种全新的理念,而且它的出现可以说是恰逢正确的时间和地点。

  至少从古罗马时代以来,欧洲人一直采用类似的做法重新利用建筑垃圾,将旧建筑的砖石重新用于建设新建筑。(笔者在比利时的家人曾经拥有一处房产,在其中发现了一处八世纪教堂的遗址,这座教堂的建设就使用了来自古代罗马别墅的石头。这座“回收再利用”的教堂矗立了近千年之久。)但到二十世纪末,欧洲和全世界的建筑规范均禁止重新使用或回收再利用拆除垃圾,包括美国在内。美国是豪瑞最大的市场,为其贡献了超过100亿美元年度营收。这种谨慎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例如,事实证明,上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使用的一些低质量建材寿命只有30年,导致这类建材被禁止使用。但有一些研究人员直到最近依旧认为,即使回收利用强度更大的混凝土所生产的材料,也达不到原始材料的强度,因此这是一种危险的工具。

  但当沃根鲍尔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时,人们对再生材料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内陆国家瑞士。在多山的瑞士,其人口主要生活在夹在阿尔卑斯山和汝拉山脉之间的狭长地带,被称为“中部地区”。瑞士的城市、湖泊、农业、工业都集中在这片平原上;没有人希望这片珍贵的土地沦为建筑垃圾场。因此,到2000年代,瑞士对建筑和拆除垃圾的回收再利用已经相当成熟,而且瑞士监管部门也在积极推广这种做法。

  沃根鲍尔和他的团队有自己的理由去实现埃伯哈特的愿望。首先,再生水泥可能是一种新收入来源。毕竟,埃伯哈特为了处理建筑垃圾需要付费,因此它愿意向豪瑞付费来完成这项任务。如果豪瑞能将建筑垃圾用于新产品,它就可以有两次收入机会:一次是在接收埃伯哈特的建筑垃圾时,第二次则是在出售再生水泥产品的时候。

  同样重要的是,如何将再生水泥纳入豪瑞未来的商业模式。如果沃根鲍尔的瑞士团队能够解决建筑拆除垃圾回收再利用这个难题,公司在二氧化碳排放方面将从元凶变成英雄。

  豪瑞高层也在发生变化。2017年,豪瑞任命瑞士化工公司西卡(Sika)的负责人简·杰尼施为新任CEO。作为一个局外人,杰尼施意识到,豪瑞需要做出改变,才能在21世纪保持竞争力。

  1912年,豪瑞诞生于瑞士小镇亨德尔伯格,豪瑞是海德尔伯格水泥公司(Holderberg Ciment)的缩写。自成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通过并购和扩大产量不断扩张。水泥是一种商品,而豪瑞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是越大越好,而最大自然是最好的。但2015年豪瑞并购长期竞争对手、法国公司拉法基(Lafarge)之后,基本上已经没有重要的收购目标。同样重要的是,政府和公共舆论对水泥行业每年的大量二氧化碳排放日益不满。豪瑞要继续维持主导地位,必须从各方面做出改变。

  杰尼施对笔者表示:“在加入豪瑞时,我发现这家全球最大的建材公司,有强大的、本地化的业务,有2,300个生产基地,采取准时供应模式。”但他也意识到,让豪瑞走到2017年的策略,不见得能让它在2027年甚至更远的将来继续繁荣发展。他说道:“你必须思考未来市场的发展趋势。”

  他坚信,随着全世界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化的不断发展,未来的发展趋势依旧将包括增长和新建筑。但发展的基础将变得截然不同:它们应该基于创新和可持续发展,而不是靠商品和数量。其他任何方式都无法获得全社会认可。

  为了实现自己的使命,杰尼施招募了多位新人,包括法国工程师马加利·安德森。她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石业负责安全事务。安德森加入豪瑞时担任安全主管,但她很快担任了一个更重要的岗位:豪瑞首位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新团队马上开始执行新策略,并促使公司在2020年9月做出了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承诺。豪瑞将其在业内的角色重新解释为“建筑脱碳”,而不是销售水泥。对于局外人来说,这种说法可能有一种漂绿的感觉,类似于一家烟草公司声称其希望人们停止吸烟。但新策略的每一部分背后都有一个客观的商业逻辑。脱碳要么降低成本,要么创造额外收入。

  笔者参观了豪瑞位于瑞士埃克雷庞的一家工厂,看到了公司的多个脱碳机制正在运行。豪瑞大幅减少了化石燃料消耗,通过使用废弃燃料,即燃烧豪瑞收费处理的材料,创造了额外的收入来源。炉窑的直播视频显示了被切碎的旧轮胎和生物质材料,如何被投入炉中。这座工厂还重新设计了混凝土的成分:公司不再通过高二氧化碳强度的工艺粉碎石灰石制成“水泥熟料”,而是尽可能使用煅烧黏土和其他低排放材料。

  在建筑项目中,豪瑞同样致力于以更少的材料建设更优质的建筑。公司借鉴古罗马时代的做法,尝试利用重力或金属夹具固定拱形结构,而不是使用砂浆。在地板施工中,豪瑞只会在混凝土有结构效应的时候使用混凝土,而且尽可能使用更轻、二氧化碳强度更低的产品组合。为了弥补水泥或混凝土销量的损失,豪瑞将为其产品开发出新应用。

  最后,豪瑞将从更全面的角度看待其在建筑行业的角色。如果公司的混凝土墙和地板,变成可通过碳中和的方式供暖和制冷的建筑的组成部分会怎样?如果公司的混凝土能够适用于绿色城市建筑,而不是与这种理念相抵触,结果会怎样?

  德国的一所华德福学校使用豪瑞生产的气候友好型屋顶材料Elevate RubberGard EPDM建成。图片由豪瑞提供

  在法国里昂全球创新中心改造项目中,工程师团队提出了各种创新方案。去年夏末,笔者参观了该项目,并在那里看到了这些工作在短短几年内带来的成果:例如,屋顶使用的一种超轻隔热层,触感更像是巧克力慕斯,而不是混凝土,更适合炎热的气候。或者混有植物种子的混凝土墙,随着雨水不断浸入,这些墙壁就会变成巴比伦式的空中花园。

  许多创新依旧类似于车企的概念车:其目的是证明公司的想象力和设计实力,但目前尚未变成具有现实世界影响的产品。依旧有越来越多产品正在突破障碍,从理论应用到实践。维也纳最近完工的一座学校就是很好的例子:豪瑞称,这所学校在今年早些时候完工,全部使用了该公司最先进的产品,能够通过内部地热工艺满足90%的能源需求。

  而在法国和肯尼亚,豪瑞一直在试验3D打印住宅和桥梁,作为一种可持续解决方案。3D打印技术使承包商和建筑商可以只在必要时使用混凝土;豪瑞称,这意味着3D打印建筑在强度不变的情况下,所使用的材料可减少50%。

  2020年,新冠疫情几乎使全球经济陷入停滞。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豪瑞全球领导团队的大多数人都被困在瑞士。

  事实证明,对于克莱门斯·沃根鲍尔和他的本地团队而言,这是一次幸运的机会。经过多年来在产品研发方面的投资,并且在投入大量时间说服监管委员会之后,他们的Susteno水泥进入瑞士市场已经有两年时间。这款水泥有20%来自再生拆除垃圾。疫情期间的封锁,使沃根鲍尔有机会向无处可逃的观众展示他们的产品,这些观众就是全球总部的同事,他们本应该到世界各地出差,去豪瑞的其他子公司参加会议。

  Susteno大获成功。沃根鲍尔说道:“我感觉非常吃惊。但我很高兴看到集团[对我们的产品]的开放态度。它出现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不久之后,杰尼施和他的高管团队开始加速执行全球脱碳策略。2020年7月,豪瑞推出了一种混凝土Ecopact,可将其在最大市场美国的二氧化碳足迹降低至少30%。2021年和2022年,豪瑞先后推出了更多“生态”产品,包括绿色水泥Ecoplanet和直接受到Susteno回收再利用品牌启发而开发的一系列再生产品Ecocycle。

  这些年证明豪瑞的策略是正确的,而催化这一策略的瑞士创新是有效的。目前,Ecopact和Ecoplanet成为豪瑞的拳头产品,每一款产品的全球销售额都超过十亿美元。 “生态”系列产品帮助豪瑞在2022年获得创纪录的营收和利润,到2023年秋,豪瑞接近五分之一的全球销售额来自生态品牌。在美国,亚马逊(Amazon)成为Ecopact的大客户,其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的新数据仓库就使用了这种混凝土,这进一步提高了该品牌在豪瑞最大市场的可信度。 两家公司表示,该项目使用的混凝土拌合料将混凝土的二氧化碳足迹降低了39%。

  位于米兰的CAP集团(CAP Group)新总部大楼使用了豪瑞的Ecopact混凝土。图片由豪瑞提供

  豪瑞还证明,它有能力在实现收入增长的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据豪瑞计算,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生产每吨水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29%。公司还实现了产品组合的多元化。自2020年以来,公司每美元净销售额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43%,这要归功于价格上涨、其水泥和混凝土的二氧化碳强度持续下降以及其他二氧化碳强度更低的建筑产品销售增长。豪瑞的总体气候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现在这个目标有所谓的“科学碳目标”作为依据。实际上,这意味着如果每一家公司都像豪瑞一样,从现在到2050年,全球温升幅度将被限制到1.5摄氏度,而不是继续目前超过2.5摄氏度的温升路径。

  豪瑞最近的转型是一次引人注目的逆转故事。几年前,这家公司还被气候活动家们视为罪魁祸首,现在它在竭尽全力证明它是绿色转型的盟友。但要保持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优势,豪瑞将必须摆脱它更遥远的过去。

  在瑞士,豪瑞陷入了一起来自太平洋海岛居民群体的诉讼,可能开创先例。原告来自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太平洋有许多海岛因为全球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受到严重影响,巴厘岛就是其中之一。原告向楚格法院主张,因为豪瑞要对温室气体排放负责,要求豪瑞支付损害赔偿。他们认为,温室气体排放是他们生活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根据气候责任研究所(Climate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受一家支持原告的非政府组织委托发布的报告显示,豪瑞及其前身要为全球战后0.4%的二氧化碳排放负责,相当于超过70亿吨温室气体。如果法官裁定豪瑞负责,可能让其他地区受影响的群体提起更多类似诉讼,这会危及公司的未来。

  监管也是公司持续增长路上的阻碍。例如,虽然豪瑞在瑞士被允许回收再利用建筑垃圾,美国的建筑规范却禁止这种做法。豪瑞对笔者表示,如果任何美国客户想在混凝土建筑中使用再生水泥,只能采用变通的方法。例如,为了遵守本地规定,亚马逊仓库必须使用从西班牙运来的低碳水泥,然后在美国生产混凝土。豪瑞需要让更多监管机构相信,再生水泥是可行的,否则公司的可持续转型会面临巨大阻碍。

  杰尼施关注的重点显然是与监管部门的谈判,而不是豪瑞面临的官司。关于与岛民的诉讼,他表示:“我并不认为任何人能够接受历史责任。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采取哪些行动。我希望能加入其中。”

  但杰尼施需要全力以赴应对监管挑战。今年夏天,马加利·安德森宣布卸任豪瑞首席可持续发展官。新任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诺莱戈·弗雷斯特与前任一样,也没有接受过工程或安全训练。但她擅长政府事务和传播,并在陶氏(Dow)、杜邦(DuPont)和美国香精生产商芬美意(Firmenich)等公司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弗雷斯特对笔者表示,她目前的主要工作任务是让监管部门接受豪瑞在建筑行业的可持续性远景,尤其是为豪瑞贡献了大部分销售额的美国和欧盟。她表示,豪瑞正在考虑的一种策略是说服有影响力的大州的监管部门,例如加州,让他们相信豪瑞的做法是有效的,目的是在全国形成雪球效应。在其他绿色技术监管方面,包括电动汽车领域,这是一种经过反复验证的方法。

  弗雷斯特和她的同事需要争取的一个利益相关者是“翻新瑞士”项目。这并不是说该组织不欣赏豪瑞迄今为止所做的工作。该组织的发言人玛丽·塞德尔通过电话对笔者表示:“据我们所知,许多工作非常出色,但也有一些是虚假承诺。”总之,该组织依旧不相信,一家商业模式依赖水泥和混凝土的公司,会成为碳中和世界的支持者。塞德尔表示:“我们的社会目前需要的是,彻底改变我们看待气候危机的态度。如果豪瑞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他们应该彻底停止建设排放二氧化碳的建筑,而不只是减少30%。”换言之,“翻新瑞士”认为,2050年应该从明天开始。(财富中文网)

  这场在和平和文明的气氛中进行的抗议,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有瑞士特色的抗议活动。9月,在风景如画的卢塞恩市举办的一场古典音乐会上,两名气候活动家将自己粘在了舞台上。乐队的表演被迫中止,令观众大为不满。

  经过短暂的谈判之后,乐队指挥弗拉基米尔·尤洛夫斯基宣布了谈判结果:所有观众将听两位年轻的抗议者陈述他们的主张,然后音乐会继续进行。抗议者的要求既不是停止石油开采,也不是让所有人停止坐飞机或开车,更不是要求任由地球被毁灭的老一辈领导者们下台。相反,他们的主张截然不同。他们要求瑞士到2030年翻新所有住宅,使房子冬暖夏凉,同时又能减少能源消耗。

  发生在卢塞恩市的这段传奇故事,在四分钟后结束。但自2022年以来,“翻新瑞士”(Renovate Switzerland)运动已经组织了数十次类似的抗议活动,有些抗议活动更激进,例如抗议者用类似的做法将自己粘在路面上堵住日内瓦湖大桥,或者抗议者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街道中央缓慢行进阻碍交通等。这些抗议活动的共同点是,都紧急呼吁减少产生高二氧化碳排放的“建筑环境”。

  他们的要求有一定的道理。当人们都在关注汽车、卡车和飞机的时候,事实证明房屋建筑才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源,该行业的排放量占比高达惊人的39%。其中,水泥在建筑、桥梁和人行道上无处不在,仅水泥生产就产生了约四分之一的排放。这是因为,水泥生产离不开化学过程和大量热量,通常主要消耗的都是化石燃料。

  归根结底,呼吁更绿色的建筑环境,实际上是呼吁水泥和混凝土变得更环保,降低生产过程的能源密集强度,并且适用于节能建筑。积极采用更多环保型水泥,能够创造更多建筑岗位,降低居民的能源支出,让几乎每一个国家和机构更接近于实现零排放目标。

  在卢塞恩市东北几英里的地方,一家欧洲的《财富》世界500强公司正在为之而努力。位于瑞士楚格的豪瑞(Holcim)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水泥公司,年产能高达2.6亿公吨。数十年来,豪瑞一直是一家全球巨头,它在上一个财年的营收超过300亿美元。这意味着它应该为水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历史碳足迹负责。但豪瑞正在努力参与解决环境问题,研发低排放水泥和混凝土,同时设计用于建设能源中性建筑的材料。

  如果豪瑞的生态策略成功,它将维持业内主导地位,同时让它成为欧洲和全球其他公司学习的榜样。过去十年,豪瑞取得了显著进展。问题是,它进步的速度是否足以保护地球,并驱除它以往释放出来的“恶魔”。

  10年前,豪瑞瑞士子公司的董事克莱门斯·沃根鲍尔收到了苏黎世建筑公司埃伯哈特(Eberhardt)的要求,他从那时候才开始考虑低碳水泥。豪瑞能否帮助埃伯哈特处理建筑和拆除垃圾,甚至将其回收再利用,制成新水泥和混凝土?这个问题既简单又棘手。

  沃根鲍尔很熟悉处理建筑和拆除垃圾的工作;事实上,他在豪瑞内部就以“废弃物专家”而著称。但垃圾再利用是一种全新的理念,而且它的出现可以说是恰逢正确的时间和地点。

  至少从古罗马时代以来,欧洲人一直采用类似的做法重新利用建筑垃圾,将旧建筑的砖石重新用于建设新建筑。(笔者在比利时的家人曾经拥有一处房产,在其中发现了一处八世纪教堂的遗址,这座教堂的建设就使用了来自古代罗马别墅的石头。这座“回收再利用”的教堂矗立了近千年之久。)但到二十世纪末,欧洲和全世界的建筑规范均禁止重新使用或回收再利用拆除垃圾,包括美国在内。美国是豪瑞最大的市场,为其贡献了超过100亿美元年度营收。这种谨慎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例如,事实证明,上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使用的一些低质量建材寿命只有30年,导致这类建材被禁止使用。但有一些研究人员直到最近依旧认为,即使回收利用强度更大的混凝土所生产的材料,也达不到原始材料的强度,因此这是一种危险的工具。

  但当沃根鲍尔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时,人们对再生材料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内陆国家瑞士。在多山的瑞士,其人口主要生活在夹在阿尔卑斯山和汝拉山脉之间的狭长地带,被称为“中部地区”。瑞士的城市、湖泊、农业、工业都集中在这片平原上;没有人希望这片珍贵的土地沦为建筑垃圾场。因此,到2000年代,瑞士对建筑和拆除垃圾的回收再利用已经相当成熟,而且瑞士监管部门也在积极推广这种做法。

  沃根鲍尔和他的团队有自己的理由去实现埃伯哈特的愿望。首先,再生水泥可能是一种新收入来源。毕竟,埃伯哈特为了处理建筑垃圾需要付费,因此它愿意向豪瑞付费来完成这项任务。如果豪瑞能将建筑垃圾用于新产品,它就可以有两次收入机会:一次是在接收埃伯哈特的建筑垃圾时,第二次则是在出售再生水泥产品的时候。

  同样重要的是,如何将再生水泥纳入豪瑞未来的商业模式。如果沃根鲍尔的瑞士团队能够解决建筑拆除垃圾回收再利用这个难题,公司在二氧化碳排放方面将从元凶变成英雄。

  豪瑞高层也在发生变化。2017年,豪瑞任命瑞士化工公司西卡(Sika)的负责人简·杰尼施为新任CEO。作为一个局外人,杰尼施意识到,豪瑞需要做出改变,才能在21世纪保持竞争力。

  1912年,豪瑞诞生于瑞士小镇亨德尔伯格,豪瑞是海德尔伯格水泥公司(Holderberg Ciment)的缩写。自成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通过并购和扩大产量不断扩张。水泥是一种商品,而豪瑞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是越大越好,而最大自然是最好的。但2015年豪瑞并购长期竞争对手、法国公司拉法基(Lafarge)之后,基本上已经没有重要的收购目标。同样重要的是,政府和公共舆论对水泥行业每年的大量二氧化碳排放日益不满。豪瑞要继续维持主导地位,必须从各方面做出改变。

  杰尼施对笔者表示:“在加入豪瑞时,我发现这家全球最大的建材公司,有强大的、本地化的业务,有2,300个生产基地,采取准时供应模式。”但他也意识到,让豪瑞走到2017年的策略,不见得能让它在2027年甚至更远的将来继续繁荣发展。他说道:“你必须思考未来市场的发展趋势。”

  他坚信,随着全世界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化的不断发展,未来的发展趋势依旧将包括增长和新建筑。但发展的基础将变得截然不同:它们应该基于创新和可持续发展,而不是靠商品和数量。其他任何方式都无法获得全社会认可。

  为了实现自己的使命,杰尼施招募了多位新人,包括法国工程师马加利·安德森。她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石业负责安全事务。安德森加入豪瑞时担任安全主管,但她很快担任了一个更重要的岗位:豪瑞首位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新团队马上开始执行新策略,并促使公司在2020年9月做出了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承诺。豪瑞将其在业内的角色重新解释为“建筑脱碳”,而不是销售水泥。对于局外人来说,这种说法可能有一种漂绿的感觉,类似于一家烟草公司声称其希望人们停止吸烟。但新策略的每一部分背后都有一个客观的商业逻辑。脱碳要么降低成本,要么创造额外收入。

  笔者参观了豪瑞位于瑞士埃克雷庞的一家工厂,看到了公司的多个脱碳机制正在运行。豪瑞大幅减少了化石燃料消耗,通过使用废弃燃料,即燃烧豪瑞收费处理的材料,创造了额外的收入来源。炉窑的直播视频显示了被切碎的旧轮胎和生物质材料,如何被投入炉中。这座工厂还重新设计了混凝土的成分:公司不再通过高二氧化碳强度的工艺粉碎石灰石制成“水泥熟料”,而是尽可能使用煅烧黏土和其他低排放材料。

  在建筑项目中,豪瑞同样致力于以更少的材料建设更优质的建筑。公司借鉴古罗马时代的做法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尝试利用重力或金属夹具固定拱形结构,而不是使用砂浆。在地板施工中,豪瑞只会在混凝土有结构效应的时候使用混凝土,而且尽可能使用更轻、二氧化碳强度更低的产品组合。为了弥补水泥或混凝土销量的损失,豪瑞将为其产品开发出新应用。

  最后,豪瑞将从更全面的角度看待其在建筑行业的角色。如果公司的混凝土墙和地板,变成可通过碳中和的方式供暖和制冷的建筑的组成部分会怎样?如果公司的混凝土能够适用于绿色城市建筑,而不是与这种理念相抵触,结果会怎样?

  在法国里昂全球创新中心改造项目中,工程师团队提出了各种创新方案。去年夏末,笔者参观了该项目,并在那里看到了这些工作在短短几年内带来的成果:例如,屋顶使用的一种超轻隔热层,触感更像是巧克力慕斯,而不是混凝土,更适合炎热的气候。或者混有植物种子的混凝土墙,随着雨水不断浸入,这些墙壁就会变成巴比伦式的空中花园。

  许多创新依旧类似于车企的概念车:其目的是证明公司的想象力和设计实力,但目前尚未变成具有现实世界影响的产品。依旧有越来越多产品正在突破障碍,从理论应用到实践。维也纳最近完工的一座学校就是很好的例子:豪瑞称,这所学校在今年早些时候完工,全部使用了该公司最先进的产品,能够通过内部地热工艺满足90%的能源需求。

  而在法国和肯尼亚,豪瑞一直在试验3D打印住宅和桥梁,作为一种可持续解决方案。3D打印技术使承包商和建筑商可以只在必要时使用混凝土;豪瑞称,这意味着3D打印建筑在强度不变的情况下,所使用的材料可减少50%。

  2020年,新冠疫情几乎使全球经济陷入停滞。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豪瑞全球领导团队的大多数人都被困在瑞士。

  事实证明,对于克莱门斯·沃根鲍尔和他的本地团队而言,这是一次幸运的机会。经过多年来在产品研发方面的投资,并且在投入大量时间说服监管委员会之后,他们的Susteno水泥进入瑞士市场已经有两年时间。这款水泥有20%来自再生拆除垃圾。疫情期间的封锁,使沃根鲍尔有机会向无处可逃的观众展示他们的产品,这些观众就是全球总部的同事,他们本应该到世界各地出差,去豪瑞的其他子公司参加会议。

  Susteno大获成功。沃根鲍尔说道:“我感觉非常吃惊。但我很高兴看到集团[对我们的产品]的开放态度。它出现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不久之后,杰尼施和他的高管团队开始加速执行全球脱碳策略。2020年7月,豪瑞推出了一种混凝土Ecopact,可将其在最大市场美国的二氧化碳足迹降低至少30%。2021年和2022年,豪瑞先后推出了更多“生态”产品,包括绿色水泥Ecoplanet和直接受到Susteno回收再利用品牌启发而开发的一系列再生产品Ecocycle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

  这些年证明豪瑞的策略是正确的,而催化这一策略的瑞士创新是有效的。目前,Ecopact和Ecoplanet成为豪瑞的拳头产品,每一款产品的全球销售额都超过十亿美元。 “生态”系列产品帮助豪瑞在2022年获得创纪录的营收和利润,到2023年秋,豪瑞接近五分之一的全球销售额来自生态品牌。在美国,亚马逊(Amazon)成为Ecopact的大客户,其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的新数据仓库就使用了这种混凝土,这进一步提高了该品牌在豪瑞最大市场的可信度。 两家公司表示,该项目使用的混凝土拌合料将混凝土的二氧化碳足迹降低了39%。

  豪瑞还证明,它有能力在实现收入增长的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据豪瑞计算,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生产每吨水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29%。公司还实现了产品组合的多元化。自2020年以来,公司每美元净销售额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43%,这要归功于价格上涨、其水泥和混凝土的二氧化碳强度持续下降以及其他二氧化碳强度更低的建筑产品销售增长。豪瑞的总体气候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现在这个目标有所谓的“科学碳目标”作为依据。实际上,这意味着如果每一家公司都像豪瑞一样,从现在到2050年,全球温升幅度将被限制到1.5摄氏度,而不是继续目前超过2.5摄氏度的温升路径。

  豪瑞最近的转型是一次引人注目的逆转故事。几年前,这家公司还被气候活动家们视为罪魁祸首,现在它在竭尽全力证明它是绿色转型的盟友。但要保持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优势,豪瑞将必须摆脱它更遥远的过去。

  在瑞士,豪瑞陷入了一起来自太平洋海岛居民群体的诉讼,可能开创先例。原告来自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太平洋有许多海岛因为全球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受到严重影响,巴厘岛就是其中之一。原告向楚格法院主张,因为豪瑞要对温室气体排放负责,要求豪瑞支付损害赔偿。他们认为,温室气体排放是他们生活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根据气候责任研究所(Climate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受一家支持原告的非政府组织委托发布的报告显示,豪瑞及其前身要为全球战后0.4%的二氧化碳排放负责,相当于超过70亿吨温室气体。如果法官裁定豪瑞负责,可能让其他地区受影响的群体提起更多类似诉讼,这会危及公司的未来。

  监管也是公司持续增长路上的阻碍。例如,虽然豪瑞在瑞士被允许回收再利用建筑垃圾,美国的建筑规范却禁止这种做法。豪瑞对笔者表示,如果任何美国客户想在混凝土建筑中使用再生水泥,只能采用变通的方法。例如,为了遵守本地规定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亚马逊仓库必须使用从西班牙运来的低碳水泥,然后在美国生产混凝土。豪瑞需要让更多监管机构相信,再生水泥是可行的,否则公司的可持续转型会面临巨大阻碍。

  杰尼施关注的重点显然是与监管部门的谈判,而不是豪瑞面临的官司。关于与岛民的诉讼,他表示:“我并不认为任何人能够接受历史责任。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采取哪些行动。我希望能加入其中。”

  但杰尼施需要全力以赴应对监管挑战。今年夏天,马加利·安德森宣布卸任豪瑞首席可持续发展官。新任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诺莱戈·弗雷斯特与前任一样,也没有接受过工程或安全训练。但她擅长政府事务和传播,并在陶氏(Dow)、杜邦(DuPont)和美国香精生产商芬美意(Firmenich)等公司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弗雷斯特对笔者表示,她目前的主要工作任务是让监管部门接受豪瑞在建筑行业的可持续性远景,尤其是为豪瑞贡献了大部分销售额的美国和欧盟。她表示,豪瑞正在考虑的一种策略是说服有影响力的大州的监管部门,例如加州,让他们相信豪瑞的做法是有效的,目的是在全国形成雪球效应。在其他绿色技术监管方面,包括电动汽车领域,这是一种经过反复验证的方法。

  弗雷斯特和她的同事需要争取的一个利益相关者是“翻新瑞士”项目。这并不是说该组织不欣赏豪瑞迄今为止所做的工作。该组织的发言人玛丽·塞德尔通过电话对笔者表示:“据我们所知,许多工作非常出色,但也有一些是虚假承诺。”总之,该组织依旧不相信,一家商业模式依赖水泥和混凝土的公司,会成为碳中和世界的支持者。塞德尔表示:“我们的社会目前需要的是,彻底改变我们看待气候危机的态度。如果豪瑞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他们应该彻底停止建设排放二氧化碳的建筑,而不只是减少30%。”换言之,“翻新瑞士”认为,2050年应该从明天开始。(财富中文网)

服务热线
15805805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