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凯发A+TALK建谈·专访 朱雄毅:公共建筑是为市民服务的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4-02-15 22:28:05

  k8凯发天生赢家一触即发『A+TALK建谈·专访』第一辑邀请业内专家围绕新时代十大文化设施等项目的“国际招标及竞赛”等话题开展访谈碰撞火花、点燃灵感、激发创意本期,我们采访了CCDI悉地国际集团副总建筑师东西影工作室主持建筑师朱雄毅近期作品 中国版画博物馆、深圳软件产业基地k8凯发、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海纳百川双塔、深圳国家基因库、海南清水湾剧场、中集集装箱松山湖总部等。朱雄毅 “新时代十大文化设施”的建设是推动城市发展的一个爆发力事件。第一,通过建设文化设施的事件,能够让普通老百姓关注到日常的文化设施与文化的关联性

  近期作品:中国版画博物馆、深圳软件产业基地、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海纳百川双塔、深圳国家基因库、海南清水湾剧场、中集集装箱松山湖总部等。

  朱雄毅:“新时代十大文化设施”的建设是推动城市发展的一个爆发力事件。这个事件会对城市留下很多痕迹,从我作为设计师的角度来说,希望这个痕迹会呈现多样化。首先,希望选的结果留有更少遗憾,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其次,深圳通过“新时代十大文化设施”(以下简称“新十大”)这一阶段的运动来建成文化设施,不失为一种方式。更重要的是,文化建成之后的文化养成,需要更漫长的路。

  第一,通过建设文化设施的事件,能够让普通老百姓关注到日常的文化设施与文化的关联性。后续文化设施的运营团队介入进来,他们要更长远地让文化建筑真正能够延伸到市民的日常生活里去。现在看到的可能是一种纪念,或者说是节日庆典式的标志性建筑,后续其实很大程度上,我们希望看到文化设施像“润物细无声”一样回到日常生活,渗透进人们的血液里去。这是我的第一个期许。

  第二,在于一种制度。2020年,深圳“新十大”及新的公共建筑的建设都特别红火,我认为这种红火程度让深圳在科技等方面未来能够排名世界前十。若以城市为单元,我估计深圳在建筑方案设计国际竞赛方面的排名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从这个层面来说,我们要去想为什么大家希望来深圳。我觉得深圳竞赛制度能否产生令人相对幸福的结果是非常重要的。选择对的方案,程序要正确,最后影响到更多人参与到竞赛中,让深圳竞赛作为一个真正的品牌并推广开来。

  深圳竞赛其实经历了一些阶段。在2009年之前,深圳作为试点开始尝试一些公开竞赛。在2009年到“新十大”铺开之间,很多设计师会认为这里门槛有点高。到2020年,以“新十大”为代表铺开更大的面,让更多设计师能够来到深圳参加竞赛。我认为他们能够来,可能他们认为深圳的竞赛能够让他们的设计理念得到认可,以及他们对深圳竞赛的公平性有一定的认可度。身处其中,我们也发现大家还是有一些机会,这个机会在于能否有效地把握住,比如在竞赛里能够参与的程度,以及在设计方面是否做到让自己满意,这点挺重要。我认为随着以“新十大”为代表以及周边公共建筑公开竞赛作为开始,大家认为深圳针对方案本身公平竞争的选择有一定的公信力,所以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大家愿意来。我认为深圳竞赛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对于公平性的价值观的传递。这种公平性的传统要传承下去k8凯发,这点特别重要。

  第三,后续落地实施方面面临很多挑战。“新十大”的标准很高,对于深圳来说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因为深圳缺乏特别好的建筑标准。北京、上海、香港,甚至广州,一些高投入、高品质的设计要比深圳多一些,这也是长时段的积累,也跟对设计能带来价值的认可度有较大的区别。深圳其实缺乏好项目的标杆,有赖于“新十大”选对了方案,再选对了实施手段,能够有好的运营,让老百姓能够使用,把这个标杆做好,才会为未来建筑有更好的示范作用。希望这个示范作用的导向是在建筑学本体跟社会的关系上。经过这些讨论之后,“新十大”会有这方面的贡献,才会引出更长远的阶段。这个阶段不是一个顶峰,而只是一个开始。开始就是有一个好的标准,有一个公平竞赛的机制,以更开放的姿态吸引更多人来。后续开启从公用开始,下一步从市里转换到社区的可能性,自下而上有一些土壤让这座城市更有丰富性。

  深圳的未来其实还需要有很好的文化设施,一些很好的教育场所,包括博物馆、音乐厅等,这些是学校教育本身重要的组成部分。“新十大”有可能会把这个标杆做起来,之后,一些民间的文化活动也能够像春天来了一样万物生长,又会产生新的土壤。

  “新十大”只是一个开始,不是简单的一个形象展示,考验大家的时候还在后面,它真的是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当它真正融入进市民生活的时候,它才会有血液。“新十大”有点像,来了一个新的东西,但匹配程度只是个开始,因为关系的转换,有赖于长时间的适应与新的机制进来之后,产生新的刺激,所以,我更希望“新十大”能够在实施好、运营好之后,影响更多人的日常生活,这样才会真正有所改变,不是让人看看而已,而是希望它有生命,开启生命并去影响更多,后续以这个为基点带来连锁反应。我会比较期待这方面。

  朱雄毅:这件事情是在选团队、选机制。我觉得由竞赛出来的是一个相对的结果,是在一些方案里挑出一个较优的方案,从这方面来说,它是一个机制的结果。我相信深圳竞赛的机制,竞赛机制里产生的结果有它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这方面我没有异议。

  往后续发展来说,其实我更关注的是它的实施运营。像未来的自然馆项目,我印象中它处在一个生态敏感区,就在水边,它在建筑理念及形态的优化上、在建造过程中怎么能够更好地与自然相处?这一块会有更多可探讨的方式。我觉得深圳是科技主打的区域,现在展览的形式与科技等方式都有一些新的观念,科技馆应该会有挺多科技方面的成分,那么怎么去实施?希望展陈在跟城市的关系、跟人的关系上,能够把这些优势或特点展示出来。我们说建筑学比较接近建造、材料、空间、尺度,把这方面的东西做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若从建筑学这方面有一个好的状况,又在运营方面找到一个很好的主体,能够把内容装进去,能这样的话,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建筑师不担心有约束及使用方面有要求,最怕的是让你怎么做都行,或者做到差不多最后有一个东西硬加进来,最后的使用状况跟设想的差别挺大,所以比较担心这种情况。在选好设计师的前提下,做好沟通,把前期这些问题消除掉。其实设计师还是比较善于听从意见,尤其在早期,最好不要在后期,我们也知道在这方面调整的余地还是挺多的,所以把需求提好很重要,有时候我们做一些较大的文化设施,很大程度上,从具体的使用到具体的使用人这点上还有比较大的距离,但我们怎么样能够把需求、把问题问好,会比直接给一个解决方式要更有利于设计师去发挥他在这方面的想象。因为在这方面,有时候建筑师对于空间的敏感程度,对于空间的使用方式,会有比较直觉的成分在。我觉得应当在这方面做好沟通,用好这方面的东西,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现在有些设施其实是具体使用人跟使用方式不能特别明确的情况,所以,“新十大”考验大家智慧的也在这。

  朱雄毅:我们希望公共工程首先有公共性,这是公共建筑公共价值最本质的事情,也是公共建筑最基本的架构。公共建筑是为市民服务的,它不是简单地提供一个标志物。公共性对于城市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后面我们希望精美实施,是建筑学讨论,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够为未来做更多贡献,所以,我们也乐见其成。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发表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的观点和立场。

  『A+TALK建谈·专访』第一辑第五期鲁春:我期待面向未来、具有大学特质的医学院和附属医院

  “A+TALK建谈”是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大讲堂活动品牌之一,活动旨在通过邀请建筑行业尤其是建筑规划设计领域的大师、专家、学者、教授和管理者k8凯发,传授知识、分享经验和表达观点,分享建筑案例、交流建筑技术、推广建筑文化、提升建筑审美,把政府工程建设得更有质量、更有品质、更有内涵,打造更多的精品工程和城市杰作。

  “A”是“建筑”英文单词“architecture”的首字母,还代表考核中的优秀,“A+”代表更优秀;

  “+”还具有“增加、向上”的含义,传递与外界各方沟通交流、共促建筑业发展的意愿;

  “TALK”指围绕“建筑”相关主题开展的“谈话、讨论、演讲”等各种形式的交流活动;

  “建谈”与“健谈”谐音,期盼参与者围绕“建筑”主题侃侃而谈,碰出火花,点燃灵感,激发创意,助力“改革创新、创造一流、打造精品,实现政府工程高质量发展”。

服务热线
15805805252